我要入会 我要成为
志愿者
我要
捐款捐物
我要捐献
造血干细胞
我要捐赠
遗体
我要求助 我要投稿
开户行:中国建设银行北京东四支行 户名:北京市东城区红十字会 帐号:11001007400053003127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幸福大街32号 邮编:100061
首 页 新 闻 组织建设 应急培训 志愿服务 红十字青少年 基层动态 红十字文化传播 相关法律法规
当前位置: 数字东城  >  红十字会  >  公告栏 > 正文
东城区红十字会2018年春节送温暖拟受助人员情况公示

姓 名

所在系统
街道

受助原因

夏平河

安定门街道

本人无工作,患有脑梗、心脏病,妻子外地退休,工资低,长年服药,家庭生活困难。

景胜强

安定门街道

本人残疾人,爱人外地户口身体不好,本人有心脏病置换心脏瓣膜各种疾病,孩子小生活困难. 

张玉田

安定门街道

本人患有淋巴癌,家庭困难

王玉庆

安定门街道

本人年事已高,残疾,听力丧失,有高血压糖尿病等老年病。长期服药。老伴纯居民无收入,靠王玉庆抚养,且体弱多病,视力不清,近一年来更是严重,基本看不见路不能出门,有高血压糖尿病等多种多种老年病,2017年连续住院治疗3次,医疗开销巨大,生活困难。

裴雨轩

安定门街道

换肾,医疗开支巨大

杜淑云

安定门

年老多病,精神分裂症、直肠癌早期,丧偶

刘念韵

安定门街道

家庭困难,离异,一人带孩子

杨辛苓

安定门街道

本人肝癌,爱人癫痫,家庭困难

范建力

安定门街道

本人患白血病花费大额医药费

何其正

安定门街道

年岁较大,老年痴呆,多次摔伤,家庭困难

王素英

安定门街道

家庭困难,老伴患骨结核长期治疗

侯爱荣

安定门街道

本人患肝癌,患病晚期,造成家庭困难

郑宏

安定门街道

本人罹患胃癌,因病造成困难

薛晨

东花市街道

父母已退休,本人肢体一级残疾

刘玉荣

东花市街道

爱人得重病(肺癌晚期),治疗时间较长,年前去世,自费花费比较多,因单位包销很少,所以本人目前生活有困难。

郭春山

东花市街道

多年来一直瘫痪在床,身患多种疾病,家庭生活非常困难,子女经济条件也不好,无力照顾老人。

冯淑云

东花市街道

患恶性肿瘤,胃肠道间质瘤,空巢独居老人,一年医药费11万左右,长期靶向化疗。无力承担医药费用。

赵连敏

东花市街道

今年89岁,现长期入住医院,丧偶多年,年老体衰,患宫颈癌,心脏病等大病,无工作,无收入来源,看病只依靠一老一小保险报销,生活和经济困难,承担不起医药费用

王连启

东花市街道

患有左肺癌晚期,与爱人属退休人员,家庭收入紧靠退休金,长期处于化疗、放疗治中,医药费金额巨大,承担吃力。

赵国斌

东花市街道

赵国斌是社区的积极分子,本人做过腰椎大手术,家庭又有严重的变故,导致身心承受巨大压力,使病情严重,医药开销大,承担不起。

东花市街道

他爱人患有癌症,长期不能长班,孩子也刚上二年级,家里重担全部压在刘身上,家庭收入只有三千元。

闪世昌

东花市街道

患有心脏病导致多次支架、糖尿病综合征导致肾功能严重衰竭。该同志长期为社区志愿者,为社区建设作出卓越贡献。

王景芳

东花市街道

患胃癌中晚期。该同志长期为社区志愿者,为社区建设作出卓越贡献。

刘培玲

东花市街道

患肺癌和肝癌多年,已丧失劳动能力,多次住院,只能靠药物维持生命,工薪阶层负担不起高额的医药费,申请家庭救助,请领导照顾关爱,解决为盼。
 

徐燕平

东花市街道

患严重的肠癌,经历了多次手术,生命才能延续,由于日常进行放化疗,最近病情加重,又住进了,医院医药费很高,请领导照顾关爱,解决为盼。
 

 

黄丽娜

东花市街道

2017年患脑瘤医疗费自负8万多、陆续放化疗。现单亲、离异。丧失劳动能力,生活相当苦难,请领导照顾关爱,解决为盼。
 

林艳珍

东花市街道

低保无业人员,今年因病住院报销后仍需自费五千余元

李俊升

东城区和平里街道

因家庭成员患重大疾病导致生活困难

刘栓起

东城区和平里街道

低保户,因家庭成员患重大疾病导致生活困难

张敢

东城区和平里街道

重病(孩子精神残疾)

呼文芳

东城区和平里街道

重病(丈夫股骨头坏死)

崔燕东

东城区和平里街道

崔燕东 2000年查出患有尿毒症,2010年开始接受透析治疗,因病丧失劳动能力,现无工作、无收入,父母都已过世,独身一人,治疗费过高,负担过重。

胡敏

东城区和平里街道

胡敏 2013年查出患有尿毒症,并开始接受透析治疗,虽已退休,但治疗费过高,负担过重。

孙京生

东城区和平里街道

本人患有直肠癌,爱人无收入

张福堂

东城区和平里街道

尿毒症长期透析吃药维持,药费负担重,夫妻双方均为异地退休收入低

郭志忠

东城区和平里街道

患病,医药费支出超出承受范围

王正

东城区和平里街道

申请人胃穿孔,夫妻双方无稳定收入,医疗费用高,孩子还在上学。

孔德权

东城区和平里街道

本人无业,父母离异,其父亲53岁2017年10月26日突发疾病去世并捐献遗体。

姜才昌

东城区和平里街道

无工作无收入,因严重脑梗造成半身不遂,行动不便,因重大疾病造成家庭经济困难,负担很重

赵燕茹

东城区和平里街道

曾做过脑瘤手术,因突然摔倒造成腰椎骨折,其爱人为4050人员,无工作无收入,家庭负担重

邢巧令

东城区和平里街道

夫妻双残疾,本人一级视力残疾,爱人肢体残疾,体弱多病,收入低。

梁娟

东城区和平里街道

因病(系统血管炎)三次支架,后期严重需要做开胸手术

任乐萍

东城区和平里街道

两癌患者,长期化疗

张启云

东城区和平里街道

民旺社区居民张启云因女儿前年突发疾病去世,现和老伴独自抚养上小学的外孙子。其女儿在去世前已经离婚,前夫因又成立新的家庭,因此对孩子基本上不管。张启云老两口只靠微薄的退休金供孩子上学和维持日常生活开销。

彭京丽

东城区和平里街道

民旺社区居民彭京丽退休工资微薄又患有股骨头坏死,经手术治疗后依旧行动不便,日常生活外出只能靠轮椅。其爱人双目失明,日常生活不能自理。女儿一直没有工作。家庭生活窘迫。

于文婧

东城区和平里街道

刘文婧于2017年12月16日确诊为宫颈癌中晚期,每周都要进行放化疗,并且不定输血,由于生病无法上班,家中还有一4岁半儿童,生活压力很大,目前准备手术治疗,住院押金需要十三万元,金额较大,生活困难,家庭难以负担,希望能够得到救助。 

李洪业

东城区和平里街道

本人单身,因患脑梗死,半身不遂,导致半自理,长期服药,药费负担重,靠低保费生活。

裴嘉欣

东城区和平里街道

肝母细胞瘤年年治疗,本人甲状腺癌手术,父亲老年痴呆

张连生

朝阳门街道

患直肠癌,老伴已去世多年,生活困难,看病需要高额的费用. 

李东华

朝阳门街道

患肺纵膈癌症四期,现放化疗同时进行,目前治疗费用已经花费20万元,爱人退休工资不足3千元。

王子荣

朝阳门街道

耳癌,目前进行了4次放疗,2017年治疗费用共计6万余元,儿子耳聋,听力残疾三级,且内退多年工资只有1900元。

王璐

朝阳门街道

乳腺癌和肝癌并及时做了右乳房肿瘤和右胳膊液下淋巴结切除手术,现本人病情非常严重丧失劳动能力。

谢秀英 

朝阳门街道

患有小儿麻痹、乳腺癌、膜肾等重大疾病,长期服药和化疗,全年医药费用负担极重,退休金仅3300元,

祖朝辉 

朝阳门街道

重度残疾,无法站立,每月需要大额支付医药费,常年吃药丧失劳动能力。生活基本靠母亲一人退休金维持生活。

孙淑敏

朝阳门街道

乳腺癌患者,老公去世多年,一人抚养小孩,生活拮据,因患病需要长期吃药,家庭困难

李忠强

朝阳门街道

爱人身体长期患有疾病且有精神抑郁症,已退休,退休金很低,勉强能维持俩人生活最低保障。其女儿已结婚搬走,少有往来。 

赵淑惠

朝阳门街道

尿毒症,尿毒症透析、骨骼变形每月透析13-14次,一次透析450元,肾性骨病长期吃药,心脏三个支架,长期老胃病。一月平均自付药费2000-3000元。退休双职工,工资微薄,儿子刚刚失业。

李希轩

朝阳门街道

患病横格纹母系干细胞瘤,巨额支出,家庭月不付出,孩子现在重症监护室进行治疗。

张淑华

朝阳门街道

无保障老人。今年已85周岁。平日的生活来源靠每月400多元的纯居民补贴。身体有慢性肠道方面的疾病常需要服药。儿女生活也不富余都是靠不高的基本退休金生活。

宁克娟

朝阳门街道

一户多残,孙子正在上大学,高龄老人长年服药,身患多种慢性病,儿子全盲。儿媳无工作照顾家庭。

秦孝娣

朝阳门街道

肾功能不全,目前需要透析。现已退休,退休金不高

刘素坤

朝阳门街道

脑硬,生活不能自理,跟残疾儿子生活,生活困难

朱生志

建国门

患急性白血病、移植术后。

杨德才

建国门

妻子患重病,无工作,孩子上中学,家庭生活困难。

吴艳玲

建国门

单亲家庭孩子患肝豆状核变性(铜中毒)终身服药费用高。

石  辉

建国门

本人无工作无收入,因意外造成脚踝骨折住院,费用几万元。

王晓丽

建国门

本人已退休且工资较低,离异,女儿患肾盂肾炎,需长期服药。

马志忠

建国门

本人患淋巴瘤需放疗、化疗,又更换心脏起博器,自负部分达10万元,且夫妻二人退休费较低。

王一涵

建国门

白血病,治疗费用大,父母无固定工作,经济负担压力大。

栾志娥

建国门

无退休费,丧偶,低保,胃病,现住院治疗。

马英泉

建国门

淋巴细胞白血病,本人退休费低,子女工资不高,负责很重。

余蕊芳

建国门

肾上长有肿物,待核磁查验,需手术治疗,退休费不高,目前经济压力很大。

安茂琴

建国门

本人于2017年8月6日通过北京医院查胸部平扫右肺下叶肺腺癌。8月11日住院,8月18日手术。手术费共计105138.69元。需个人支付28531.69元。

李云芳

建国门

本人老伴于志庆因结肠肿瘤于2017年2月住院,断断续续住院4个多月。期间自费花了3万多元,又因多种老年病医治无效于2017年6月10日去世。

高淑琴

建国门

本人肾病,退休金较低医药费较高,造成生活困难。

王晶晶

建国门

本人乳腺癌手术后放化疗费用较高。

尹丽华

建国门

本人盆腔恶性肿物放化疗费用较高。

聂宇红

建国门

视障二级属于重度残疾,患有心脏病,长期服药。每年医药费4000元,女儿未婚长期照料。老人退休金2000元生活。工资较低生活困难。

陈铭桢

建国门

尿毒症八年,每周透析。每年住院治疗,已换了三个起搏器,高血压糖尿病胆囊炎等多种慢性病。长期服用药物,工资低,生活困难。

王文江

建国门

2017年四次脑血栓住院,语言障碍,行动迟缓,花费较大。

李碧荣

建国门

本人无工作,爱人病退,左腿粉碎性骨折,至今卧床。

高志红

建国门

因肠癌住院,至今服用抗癌药。

周诗

建国门

意外事故肢残,丈夫去逝,无子女,现住养老院,2017年肋骨三处摔伤,花费高额护工费,假肢又需要更换,长期服用抗癫痫,药物,生活困难。

范伯英

前门

前年老伴心脏支架花费40万元。自己患有严重的心脏病,需要大量的药物维持病情稳定;患有糖尿病20余年,靠打胰岛素维持血糖平衡;患有严重的风湿病,受不了冷热刺激,冬夏两季无法外出后,今年频繁住院,已花费大量医药费,女儿无固定工作。

李秀兰

前门

重残贰级,尿毒症,肾移植术后,双腿器关节置换,长期吃药,低保,刚在街道退休,每年靠吃排毒药维持病情,已花费大量医药费,申请困难补助。

邢昊宇

前门

邢昊宇16岁。低保家庭,2002年邢昊宇查出重型乙型血友病,需要常年输入凝血因子治疗,看病花销大,孩子长期使用国内凝血因子,以对国产药产生抗体,治疗效果下降,今年一直使用进口抗体治疗,这种进口药物价格昂贵,一支需要6444元,全是自费药,现在每隔一段时间要去医院进行麦磁短治疗一周二次。父亲:邢盛旺,低保人员,心脏不好,长期在家待业。母亲;黄珊:因需要照顾孩子目前无工作、无收入,靠低保金维持。

杨海亮

前门

本人杨海亮,现已退休,每月退休金2000余元,离异。患有心机梗病、冠心病。心血管现有一根已堵塞91%,其它两根也有堵塞现状。女儿无固定工作,因家中经济困难无法做手术,用药物维持,申请补助。

李秀英

前门

儿子患癌在今年11月6日去世,花销6万元,本人患老年痴呆,子女不是同父同母,而且住得比较远,只有一个农业外甥女,临时照顾老人,目前比较生活困难。

张纪娥

前门

本人无工作,大儿子开出租车,月收入5000元,已婚,二儿子月收入3000元,已婚张纪娥身患多种疾病,最严重的是肺部感染纤维性肺病,需要常年服用一种专治特效药,每个月需要花销7000元,医疗费用难以承受,两个儿子为此借不少债目前家庭比较困难。

高志琦

前门

病退月收入3000元,患尿毒症,每周腹析4次,个人承担每个月15000元,儿子因父亲有病,需要照顾,所以无稳定工作,生活困难,每年个人花销4万元。

秦世俭

前门

心脏搭桥,术后产生脑梗,导致行动不便,口齿不清,生活处于半自理状态,退休收入已经无法保障生活所需及无法维持医疗费用

陈英士

前门

家庭收入低, 治疗费用昂贵,退休金已经无法维持基本生活及治疗费用,重病(胆管癌、心脏搭桥术、门静脉栓塞、上消化道大量出血)。

王文莉

前门

退休金不高,低收入家庭。肾盂癌,经手术后一侧肾脏已经切除,需要进行放化疗治疗,以及长期癌症监测,并需要的药物及打针配合治疗。

刘君

东华门

刘君本人因骨骼及心脏疾病住院两次,住院费及医药费高昂,基本生活出现困难,家庭负担重。

曹淑琴

东华门

退养人员,月收入2000余元。30多岁得了肾病,现每月透析花费9000余元,自费1500元左右。

王滢

东华门

王滢由于健康及家庭原因一直未参加工作,2016年9月确诊为小脑萎缩,现已造成生活不能自理,爱人户籍为内蒙,无固定工作,孩子现在只有4岁,家庭收入微薄,生活极为困难。

方京浩

东华门

方京浩本人是精神重残人无工作无退休金,其爱人户口在外地也无工作,儿子方浩是智力重残人,需要人照顾。他们全家是低保户,家庭特别困难。

张利辉

东华门

2015年用于乳腺癌治疗费用高达26万余元,张利辉及配偶的年收入仅有5万余元,且每月都要服用内分泌药物,还有一个上小学的女儿抚养,生活困难。

朱明甫

东华门

朱明甫和老伴马秀芳全年家庭总收入40000余元,全部用于朱明甫看病,入不敷出。老伴马秀芳没有退休金。

侯召文

东华门

侯召文属于无业人员,2017年因心脏病做的心脏搭桥手术,手术自费部分20000元左右,每月服用心脏药物自费500余元,心脏搭桥后,近3年不能再工作,父母和孩子均由侯召文照顾。家中父母都是80岁高龄失能老人,孩子大学三年级。

赵玉梅

东华门

丧偶,每月退休金3200元,患有高血压及糖尿病,每月都需要胰岛素等慢性疾病药,并且负担孙女的大学学费及生活费。(其子陈世雄属于低保人员,没有能力供养孩子上学费用)2017年年末因急性肺炎住院花费20000余元。

黄兆茹

东华门

黄兆茹体弱多病,未参加工作,无退休金,无收入来源,无子女。仅靠老伴每月4500元的退休金。2016年底至今,本人患肝癌晚期多次住院治疗,并做肿瘤切除手术一次,这次住院治疗近两个月,医药费十分昂贵,仅个人支付2万多元,老两口的生活入不敷出,生活极为困难。

姚瑶

东华门

因患弥漫大B淋巴瘤住院化疗,目前准备在北京肿瘤医院进行自体干细胞移植,不能正常参加工作。离异,目前跟父母一起居住。

黄芒琦

东华门

本人没有退休金,没有职工医疗保险,爱人无工作,平时靠小卖部维持生活,月收入1800元,2017年胃癌,自费8万,2017年10月曾接受区红会救助。

阚志忠

东华门

自2017年5月患肺癌,一直住院治疗,每月自费治疗费用8000余元,护工费6000元。老伴2017年6月做肠梗阻手术,老两口退休金每月均为4000元左右,因病造成经济负担重。

孙颖

东华门

孙颖父母双亡,离异,患有双相情感障碍,生活不能自理,无工作,医保断档,生活困难,没有生活来源,现由姑姑照顾。

金萍

东华门

金萍现已退休,退休金少,2017年10月诊断直肠癌,现阶段放化疗治疗费用巨大,支付困难。身体还有许多其他疾病需要治疗。

秦辉

东华门

家中老父亲性格孤僻,不善与人接触,母亲今日被诊断为脑梗、老年痴呆,前些日又因摔倒导致骨折,目前已入院,花销较为庞大,秦辉本人2014年在北京安定医院进行为期一个月的治疗,后因家庭原因停止治疗,现行为能力异常。

王荣辉

东华门

2017年1月突发大面积脑梗,生活不能自理,需要家人照顾,时而发病,至今已前后住院治疗五次,尚未康复。

崔桂云

交道口街道

直肠癌

刘伟巍

交道口街道

肌无力

林敏行 

交道口街道

1.孤老
2.工资低
3.患多种慢性病(乳腺癌\冠心病\高血压等)
4.2017年4-6月因呼吸衰竭住院治疗

芦京香

交道口街道

本人患乳腺癌多年,现又复发并且患抑郁症。已退休,退休工资低,家庭人均月收入1413.56元,因本人需要照顾,爱人一直未能上班,家庭生活很困难,属于低保边缘。

徐连明

交道口街道

舌癌,二次复发,术后长期吃药,退休金有限

袁计如

交道口街道

年老多病,与一重残女儿生活,收入仅有福利养老金

胡丕钦

交道口街道

疾病

钱余春

交道口街道

疾病

满恒英

交道口街道

疾病

袭爱祥

交道口街道

疾病

王德润

交道口街道

重大疾病导致基本生活困难

薛祖庆

交道口街道

重大疾病导致基本生活困难

范培玉

交道口街道

高龄、独居、重病、困难

吴建霞

交道口街道

爱人肺癌晚期,因病致贫

刘芮慈

交道口街道

重病长期化疗,因病致贫

高妙莲

天坛街道

乳腺癌,大儿子无业,二儿子患神经疾病,只靠本人退休金生活

曲世平

天坛街道

恶性弥漫性淋巴瘤,自费12万余元,仍未治疗完。

张华亭

天坛街道

住院自费6万余元低保家庭,爱人患糖尿病并发症,女儿上大学

梁德香

天坛街道

因尿毒症、肾衰竭致困

李雨玲

天坛街道

因严重风湿、腰间盘手术致困

陈德

天坛街道

因结肠癌致困

楚建跃

天坛街道

因心肌梗塞致困

刘淑芬

天坛街道

   患直肠癌疾病治困

吕春荣

天坛街道

患障碍性贫血疾病治困

徐亚兰

天坛街道

因肺癌病导致困难

吕占胜

天坛街道

因手术后感染导致困难

侯文平

天坛街道

患宫颈癌中晚期,家庭经济困难

宋扬

天坛街道

患特殊疾病,无法就业,生活困难

孙国旗

天坛街道

大面积脑梗死,消化道出血,贫血,肺部感染,2型糖尿病

唐一铭

天坛街道

双相情感障碍,慢性乙型病毒性肝炎,慢性肝损害,便秘,绝食,胆囊息肉。

闫静

天坛街道

患肝癌,障碍性贫血致贫

董文萍

天坛街道

患肺癌骨转移致困

郭锦娣

天坛街道

本人患甲状腺癌,爱人瘫痪

刘庆祥

天坛街道

本人下岗,患直肠癌,经济困难

毛佳卉钰

天坛街道

父母离异后由母亲抚养,2017年母亲因患肝癌去世,现和年迈多病的外祖母独自抚养。家庭因父母离异,母亲又去世,本人未成年等原因陷入生活困境。

张宝民

天坛街道

张宝民因病无法工作,日常生活需要照顾。爱人王志风三级肢体残疾,儿子张帅正在大学就读。家庭成员因病、因残、因上学造成家庭生活极度困难。

马新利

天坛街道

患胃癌,致困

袁君

天坛街道

腰部患肿瘤,致困

王健

天坛街道

患癌症致困

孟建军

天坛街道

患癌症致困

王跃明

天坛街道

因病致贫

张学智

天坛街道

因病致贫

秦继喜

天坛街道

因病致困,夫妻二人均为残疾人

丁尔玲

天坛街道

因病致困

孙文洁

天坛街道

孙文洁患结肠癌致困

毛淑英

天坛街道

毛淑英患子宫内膜癌致困

孙正芬

天坛街道

有7年的糖尿病史和4年高血压史,2017年9月住院确诊为宫颈癌中晚期,放疗、化疗近半年时间,自费近6万元,经济很困难。 

杨全革

天坛街道

精神二级及智力四级残疾

王立军

天坛街道

因病

郑书平

天坛街道

重大疾病导致家庭困难

邓连成

天坛街道

孩子幼子、本人长期慢性病

高双利

天坛街道

患肝癌,长期住院治疗

张殿平

天坛街道

夫妻双方分别患膀胱恶性肿瘤、乳腺恶性肿瘤

张天祥

天坛街道

患有肠癌,长期用药、检查

张永斌

崇外街道

刑满释放,身患心脏病等多种慢性疾病无法就业,现因腰部摔伤,刚刚做完手术,导致行走不便,生活更加困难。

苗菁

崇外街道

因意外导致双目失明,患有精神疾病,未婚无子女,其父母都已80多岁了。

侯克君

崇外街道

侯克君于2015年查出患白血病,2016年行骨髓移植手术,至今仍处于康复期,从生病到现在共花费配型费、手术费、频繁输血的费用、以及治疗费、药费,近60万元,比如2017年9月因发烧近30天,肺部感染住院治疗,对于普通退休老人来说,自费药昂贵,自费部分近4万,再加上看病,检查的费用,抗感染排异需终身服药,靠退休金早已经力不从心,望得到困难救助。

冯兰华

崇外街道

胃癌四期,每月花费较多

郭惕

崇外街道

夫妻二人均患有癌症

马文齐

崇外街道

胃低分化腺癌、胃周淋巴结转移、腹膜转移-腹水

刘学军

崇外街道

脑出血、植物人

臧靖

崇外街道

臧靖本人于2017年8月1日由于眼底出血及眼角膜脱落住院,后续查出尿毒症,至2017年年底前后做了5次手术,肾透析,共花费10万元,自费4万余元,因其妻是外来人员,无固定工作,无生活来源,

曹绪英

崇外街道

胃癌

孟宪霞

崇外街道

本人患有癌症,且儿子得有精神病较为严重,无法上班,需要人员时时不离开的照顾,目前正在申请办理残疾证,每月医药费负担较高,希望得到组织的帮助和救济。

刘来福

崇外街道

肺癌四期需经常化疗,每月治疗费用一万元左右,高额的费用家庭已无力承担,疾病造成其家庭贫困。

滕晨

区政法委

本人患重大疾病

王建民

区政法委

本人患重大疾病

景立新

区政法委

本人患重大疾病

薛兴武

区政法委

本人患重大疾病

王吉儿

区政法委

本人患重大疾病

梁军

区政法委

本人患重大疾病

翟大川

区政法委

本人患重大疾病

邢映红

区政法委

本人患重大疾病

王秦文

区政法委

本人患重大疾病

李磊

区政法委

家属患重大疾病

杨杨

区政法委

家属患重大疾病

曹海

区政法委

常年患病,冠心病、心肌梗死下肢血栓。

李燕

区政法委

本人患多种疾病,2017年自费部分为8000元,经济负担较重。

张洪铭

区政法委

配偶无工作、无收入,新生儿四个月,无房,租住单位公租房。

张巍

区政法委

疾病

王鹏

区政法委

申请人母亲患有肾功能衰竭等多项病症,经济负担较重

刘文聪

区政法委

申请人母亲患有冠心病、抑郁症等病症,申请人经济来源仅工资,负担较重

李君平

区政法委

申请人母亲患有糖尿病、高血压,父亲早年癌症去世,经济来源仅申请人工资和母亲低保的六百元,经济负担较重

刘向智

区政法委

申请人母亲因过劳,长年卧病在床,父亲务农,经济能力微薄,申请人仅月工资,经济负担较重

郭红玉

区政法委

申请人父母均有不同程度的疾病在身,需长期治疗,申请人紧靠月工资维持,家庭经济负担较重

伊然

区政法委

申请人患有重度高血压,需长期服用药物,经济压力巨大,且有年幼子女,家庭负担较重

付强

区政法委

申请人爱人及母亲均患有癌症,医疗费用巨大,造成生活困难

李宁

区园林局

本人大病

程文利

区园林局

妻子大病

高玉宝

区园林局

妻子儿子智力残疾

屈春霁

区园林局

家庭至困

白淑琴

景山街道

急性髓细胞白血病

董燕

景山街道

董燕本人未婚,无子女,父母双亡,长期糖尿病、高血压、心衰并且得了尿毒症,每周需要透析3次,近期左跨不明原因水肿并且住院。她每月工资3200元,看病后自己需要支付2500左右,生活也是由表姐进行照顾,很困难。 

郑士奎 

景山街道

单身无儿无女,社会化退休,月收入1884元。重大疾病家庭无力承担

夏永盛

景山街道

因发现肝癌,2017年期间断断续续往入院10次治疗,花费巨大.妻子无业无收入

边玥

景山街道

生活困难

段小楼

团结湖街道

生活困难

马继

景山街道

2017年8月突发脑干出血,至今花费医诊费近贰拾万元,马继本人属于灵活就业人员,无固定收入,爱人退休工资大约四千余元,儿子大学刚毕业后还未就业,无收入。

白立国

景山街道

本人患有肺癌,2017年数次住院进行放疗、化疗,本人及爱人均已退休,两人退休金均为三千元左右,治疗肺癌现已自费花费七万余元,生活困难。

高春芳

体育馆路街道

本人患有脑血栓,高血压。儿子今年查出患有二型糖尿病,在17年10月四肢不能动,医院诊断脑梗塞,目前后遗症肺部感染,泌尿感染等多种并发症,瘫痪在床。老两口环卫退休,33岁的独生子病卧在床,靠退休金维持生计非常困难。

马淑兰

体育馆路街道

马淑兰,本人患有半身不遂、心脑血管、高血压等疾病,常年吃药治疗,生活不能自理,需长期有人照顾,今年因脑血栓2次入院治疗,自费花费近15000元,本人无工作,没有退休金,享受一老一小,报销比例较低,爱人殷志诚今年因小肠疝气入院治疗自费花费近5000元,夫妻二人生活来源主要老伴儿殷志诚一人的退休工资来维持,生活较为困难

曾玉荣

体育馆路街道

曾玉荣,今年63岁,公公在79岁那年突然病逝,2005年婆婆突发脑梗落下了半身不能自理,婆婆没有工作,没有自己的经济来源,曾玉荣和爱人的每月收入也不高,2014年底,她的爱人刘新突发心梗卒死,老婆婆依然由曾玉荣照顾着,今年已经98岁高龄,生活十分拮据

李秀荣

体育馆路街道

本人丧偶,无业,身体不好有心脏病需常年吃药有一子身体不好未就业,家庭生活较困难。

靳小黎

体育馆路街道

乳腺癌

王春虎

体育馆路街道

低保人员 家庭无收入年内两次大手术自负巨额药费。  

马建国

体育馆路街道

肢体残疾、享受社区低保,没有工作,不到退休年龄,没有退休金,离异,身体状况差。

王桂莲

体育馆路街道

肢体重残,生活不能自理,没有工作,没收入,患有高血压、高血脂、重度骨质疏松等慢性病需长期服药,爱人也是肢体残疾,今年摔倒骨折,做手术更换的人工关节,花费了大量医药费,家庭生活非常困难。

李伟

体育馆路街道

患有重度慢阻肺、肺气肿,无法工作,无收入。医药费开销巨大。

王刚

体育馆路街道

王刚为肢体残疾二级,今年因脑血栓住院治疗。以病退,退休费每月2900元;其爱人路秀华,每月退休费2400元;其女患淋巴癌,在北京肿瘤医院多次放化疗,无法工作。

谢涛

体育馆路街道

2017年确诊为直肠癌

陈立新

学校工委

本人2015年8月确诊为滤泡型淋巴瘤(4期B),至今还在化疗中,2018年1月20日为第14次化疗,现医疗费自费70万元。

罗平

学校工委

罗平身患重度精神障碍伴随智力发育迟缓,生活不能自理,罗平母亲也是残障人士,父亲年事已高,罗平的母亲每天都要照顾罗平的日常起居,罗平的父亲也是早出晚归收废品卖钱,维持生计。尽管有政府的低保补贴,也不足以支付罗平一家的日常开销。

樊华

学校工委

樊华是个孤独症孩子,没有语言,交流和沟通有困难。他的父亲和母亲均是智力残疾,没有监护能力,孩子的监护人是已经七十多岁的爷爷,爷爷的身体腰部也有残疾。因为一家都是残疾人,所以在法律上,樊华是孤儿身份。

崔浩禹

学校工委

崔浩禹多重残疾一级,不能独立行走,不能自理,没有语言。家庭主要成员有爷爷、奶奶和爸爸,奶奶患有乳腺癌,爸爸患有尿毒症,现在正在医院透析治疗(每周三次),生活主要来源靠爷爷奶奶的退休金、浩禹和爸爸的低保,照顾孩子主要由奶奶负责。

周祺

学校工委

父母均去世,与叔叔一起生活,靠叔叔微薄的收入支持上学的费用,没有收入来源,使叔叔原本维持家庭的负担加重。

莫菲

学校工委

父亲莫琳于2009年4月17日突发高血压导致脑干出血去世。自此,家里失去经济来源。我是个学生,无力支持基本生活。母亲是外地户口,又无工作特长,还要照顾我,所以只能做点小时工,一直没有稳定收入。

石海平

学校工委

父亲57岁,因年龄大长期服用心脑血管药物,不能继续下地务农,靠打零工维持家庭生活;母亲51岁,年轻时患病导致一级残疾(智力和聋哑),没有参加过工作;近年诊断冠心病,春秋换季需住院治疗。父母年纪大,经济愈加困难。

赵瑜彬

学校工委

从小父母双亡,爷爷奶奶抚养长大,姑姑给予照料,爷爷奶奶系农民,多年省吃俭用为孩子提供生活和学习保障,已纳入北京市(孤儿)福利人员。

傅昊

学校工委

父亲于2017年11月因病去世,母亲离家出走不知去向,现跟随姑姑生活暂无经济来源。

吕思涵

学校工委

2016年,母亲因心肌梗塞去世,姥姥成为主要抚养者(孩子从小父母离异),退休金三千多元。生活较为困难。

周子晨

学校工委

孩子从2015年2月在儿研所检查出患上了急淋七型白血病,从化疗开始一直在儿研所住院治疗,每次化疗费用高达十多万元,孩子母亲在得知孩子生病后三天就联系不上了,父亲一人照顾孩子,在家的房子早就卖了,现在靠打零工来照顾孩子。目前已经花费了一百多万,孩子目前还要定期服用化疗药,

刘颖燃

学校工委

父亲2014年4月经医院诊断为胃癌晚期已转移,不幸于12月医治无效去世,沉重的经济负担和家庭重担落在母亲身上,加之母亲单位效益也不好,未能按月发工资。

王晨浩

学校工委

学生患有慢性疾病及恶性肿瘤,左腿因恶性肿瘤截肢,现穿戴假肢且家庭经济状况差,父母无工作无收入,每月经济来源仅有低保钱,经济状况较差。

张博

学校工委

小学丧母,2017年7月父亲因肝癌去世。现与同父异母哥哥共同生活,哥哥收入不高,嫂子常年患病在家,哥嫂还要抚养上小学的侄子,家庭生活困难。

王汉朝

学校工委

本家庭生活困难,多年一直享受国家低保政策,属于低保家庭,最近家中两位老人相继出事故,其中一位去年摔伤后瘫痪在床,生活不能自理,另一位最近刚出车祸,导致身体多处骨折,时常昏迷,至今尚在医院住院治疗。

王兆琦

学校工委

2016年5月,家父突然病倒,失去工作能力,卧床失语至今,于各大医院住院已长达一年半,虽有医保,但家中无无存底,家母需一直在医院陪护,长久以来,我需自己照顾自己,但无论生活、还是学习,均需不小的费用支出。

张文翼

学校工委

张文翼不满8岁父亲去世,母亲常年疾病没有工作,娘俩靠最低生活保障生活的极其困难,申请困难家庭补助。

董彬

学校工委

本人父母皆身患残疾,常年在家没有工作,无劳动能力,家庭生活困难,只能依靠低保维持生活。

王硕

学校工委

重组家庭,本人有遗传性肌营养不良,导致智力低下,下肢无法行走。母亲与前夫有一个女儿,抚养两个孩子,家庭较困难。

孙鹏

学校工委

父亲上班,母亲无固定工作,还有爷爷奶奶需要照顾。本人几年前眼部犯了比较严重疾病,长了个瘤,进行了更换眼球的手术,没有根治,现在每年仍然需要进行眼部修复手术,家庭经济压力比较大。

刘纭妃

学校工委

父亲2014年去世,母亲身体状况不好,患有心脏病,靠母亲在检查站担任保洁工作维持家中生计,家庭收入不足两千元。

宗一江

学校工委

2017年3月、5月母亲和父亲相继突然患上脑血栓,导致父母都半身不遂,需长期服药,已丧失工作能力,家庭没有收入来源,仅靠低保维持生活,医药费无力承担,本人还在上学无力再经济上帮助家庭。

李丹莹

学校工委

低保户家庭,父亲一直患有癫痫病和高血压,需每日依靠药物控制疾病发作,母亲四年前患上肝癌,多次复发,到现在一直接受放疗等治疗,每天还需要服用各种药物,家庭需要支出高额的医疗费用。

靳雪青

学校工委

父母离异,母亲先天肢体残疾,无固定工作,每月收入600元左右,姥姥身体残疾,只靠母亲收入稳定家庭。

张帅

学校工委

父亲患重度股骨头坏死,在家养病,每月支出2000元以上药钱,没有工作,父母离异,爷爷奶奶年纪大,无劳动能力,每个月也有基本药费支出,家中靠低保收入和他人接济生活。

郝旭伟

学校工委

母亲智力残疾,父亲无业,弟弟智力残疾,本人出过一场严重的车祸,头部植皮,家庭靠低保度日,生活艰难。

丁嘉玉

学校工委

父母文化都不高,母亲在家照顾一家人父亲在外打工养家,去年我的母亲患重病做了手术后,又做了放疗和化疗花费了家中很多积蓄,之后又因后遗症身体各方面都有很大损伤,一直在家静养,父亲因母亲的身体不得不在家照顾母亲,姐姐去年考上大学,学费和生活费等花费很大,家里很困难。

徐明辉

学校工委

父亲从小残疾,为国家二级伤残,无劳动能力。母亲身体状况极差,腰椎、颈椎有严重疾病,常年在医院接受治疗,无工作能力。家庭无经济来源,申请低保暂时艰难维持生计。今年一月,父亲意外坠楼,多处粉碎性骨折,现在当地医院接受治疗,无法行走,无劳动能力,并且长期需要照顾,现在正在等待进行手术。

史宝仁

学校工委

父亲去世,母亲改嫁。跟爷爷奶奶生活。叔叔为监护人。爷爷已经退休,仍打工补贴家用,多次重病入院,家庭生活艰难。

马玛骏

学校工委

父母离异,母亲去世,父亲无业,不管孩子生活。跟姐姐一起生活,姨妈帮忙租的房子。低保收入

焦雨垚

学校工委

由于家庭变故,母亲独自一人抚养,并且母亲患有眼疾,无工作,无经济来源,系低保户。

刘静 

学校工委

父亲去世,母亲没有能力抚养,以前是奶奶抚养,但前年奶奶因脑出血去世,和叔叔住在一起,但是平常的生活费都是姐姐给的和一些国家补助,因为姐姐也要上学所以家里困难

唐燕

学校工委

2017年3月突发脑梗塞急救入院,经抢救并做脑血管支架后稍有稳定。出院后又因并发症再次入院,目前仍在治疗中,不能正常上班。

李秋玲

学校工委

2017年9月份右肾恶性肿瘤(癌症)二期,在北京医院做了部分肾切除手术,检查及手术费用自费部分约2万多元,后续还需漫长的定期复查及药物治疗过程,治疗期间无法正常参加工作。

刘红娟

学校工委

一家三口没有住房,夫妻二人均为工薪阶层,收入不高,本人因宫颈癌前病变分别于2014年4月、6月和2017年9月,做过4次大手术,除了需要支付大额的住院费用外,术后的复查及用药也价值不菲;2017年12月爱人又住院做手术,目前还在修养恢复阶段。高昂的租房费用和医药费使这个小家庭的经济陷入捉襟见肘的状态。

蔡金贵

学校工委

本人2011年4月肾癌切,2015年5月胆手术(切),2017年5月胰腺切除(转)现本人要长期吃药,(多吉美)来控制病情,这药费用非常之高每月要自费(4500元)左右,爱人也有心脏病每月也要一定的费用。

徐晓倩

学校工委

本人于2017年8月和10月两次入院,被确诊子宫内膜癌,做子宫清除手术,目前仍在术后恢复中。

张澎

学校工委

自1999年起因精神残疾不能上班,长期病休在家,他本人单身一直未曾成家,无父母,基本生活非常困难,需要帮助。

李娜

学校工委

9.28日发生车祸造成颅内出血(伴头晕头痛),腰椎盘突出,左下肢麻痹,左侧脊椎神经元损害。目前本人无法工作,并且本人自付一切医疗费用。本人子女不满2岁,目前本人无法照顾,需要自付孩子看护和抚养费用。且本人于2011年患甲状腺癌,需要长期就医,服药,治疗。

黄国栋

学校工委

本人于2017年6月26日发生车祸,造成右小腿双骨骨折,右脚根骨开放性骨折,现瘫痪在床,对方肇事逃逸,且无能力赔偿,本人自付一切医疗费用,车祸后一直不能正常上班,每月只有不到1000元工资,本人上有80岁老母亲需要照顾,早年积劳成疾,晚年体弱多病。

杨景娴

学校工委

2017年12月发生交通事故,致使身体多处软组织损伤、脑部有血块,恢复期需要很长时间,至今仍在医院重症监护室观察,由其父母照顾,为此给本来就不太宽裕的家庭带来了更大的经济困难。

魏奇

学校工委

2017年8月暑假在家驾驶农机不慎导致右足踝关节、趾骨等多处骨折,住院治疗55天历经3次手术治疗,所需费用共计6万元,卧床3个多月生活不能自理,从受伤后一直在家休病假。

齐幼娟

学校工委

2005年被确诊为系统性红斑狼疮,一直服用大量激素控制病情,由于长期服用大量激素,破坏骨质,在2010年又被确诊为类风湿性关节炎,病情使其关节疼痛难忍,行动受阻,无法自理,影响正常工作,三年来基本在家调整休养。由于教师的特殊岗位,以效应工资为主,因此在家休养只能拿最基本工资。每月还要吃药,各种康复治疗,很多药物和治疗都是自费,生活紧张。一年自费医疗费用大概3万左右。

李珺

学校工委

因患有精神分裂症多年,不能参加正常工作,常年病休在家,只能享受国家给的最低工资,爱人张燕翔身患多重疾病,无工作能力,一直在家。女儿目前就读大学三年级,家庭生活水平很低。

应悦

学校工委

甲状腺癌(一侧全切+淋巴结清扫),终身药物维持。

苏静文

学校工委

甲状腺癌(一侧全切+淋巴结清扫),终身药物维持。

赵红梅

学校工委

儿子元旦后在校意外坠楼,致颅骨骨折颅脑创伤、胸腰椎骨骨折、脊髓损伤等。目前仍在重症监护室中抢救花费巨大,后续治疗情况仍不明朗,目前家庭经济困难。

王瑜

学校工委

自2013年不幸患癌症,历经手术、放、化疗,身体遭受重创,由于疾病的特殊性,自2013年至今一直进行后续的药物治疗,医药费用昂贵,家中又有幼子,上有八旬老人,虽值壮年,但苦于多病(近期多次并发性疾病),无法正常工作,实属艰难。

贾燕萍

学校工委

自2016年1月起,因患乳腺癌在家休养治疗,经过一年多靶向药物等治疗,于2017年10月进行手术,目前正在进行化疗放疗。两年来,一直拿病休工资,靶向及放化疗药物价格高昂,且其中有很多是自费。昂贵的医药费用带来了很大的经济困难。

常红

学校工委

本人患乳腺癌三期,且已做完乳腺癌根治术,现正在放、化疗阶段,在治疗过程中,化疗带给我身心上无法忍受的伤害,同时,这个疾病也让我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遭受了灭顶之灾。老公因照顾我无法正常工作,孩子正在上大学,所需学费也是不小的开支,而我的治疗费用高,自费药所占比例较大,让本就是工薪阶层的家庭入不敷出。

任英

学校工委

2003年暑假被诊断为尿毒症,先后几次入院治疗,花光自己和远在东北老母的所有积蓄,老母亲是农村妇女,没有经济来源,没有办法接济。尿毒症持续透析,并且随着身体的损耗虚弱,透析频率会日益频繁,而且对身体的损伤很大,营养物质流失严重。病休工资很低,其中大部分支付自费药品、营养药品,生活拮据。

孙弓

学校工委

早年离异,唯一的儿子判给女方,女方迁居外地早已失去联系,一直孤身生活,2010年在家中突发脑溢血,即刻倒地没有办法呼救,家中无人,延误最佳救治时间。脑溢血后遗症为脑神经无法控制身体机能,不能说话,生活完全不能自理,不得不移居养老院。抢治期间花光积蓄,敬老院生活开支很大,退休工资不足以支付,靠姐妹补贴,生活困难。

王乾

学校工委

身患肾病,每周需进行三次透析。

张辉

学校工委

2017年3月体检查出患卵巢癌,诊断为三期,3月底在协和医院做手术,并且连续做了6期化疗。因为身体原因,一直未能上班,爱人为照顾本人也有半年在请事假,家庭收入锐减,治疗花费也多,孩子今年正好上高三,生活出现困难。

王春红

学校工委

罹患肺癌,并脑转移。育有两名子女,尚年幼,目前王春红同志长期病休,只有国拨工资,家中唯有其配偶一人的工资收入,维持生计,医药费负担较重。

金钊

学校工委

目前单身,和父母住在一起。2014年6月6日晚,因煤气中毒导致大脑及全身多种器官受损,虽经多方救治,但目前仍然无法生活自理,经国家认证机构鉴定,残疾类别为多重,残疾等级为壹级。家庭成员为照料金钊日常生活付出极大。

刘喜房

学校工委

2017年11月24日,弟弟从高处坠落,骨盆粉碎性骨折,多根肋骨骨折,肺刺穿,脏器钝挫伤,在医院抢救并治疗一个月,花费16万元,给我们的家庭带来沉重的负担。

刘丽

学校工委

其配偶于2016年11月查出胃癌,之后发展为骨转移、瘫痪,目前刚刚去世。期间一直住院治疗,医疗费用高昂。且家中还有上小学三年级的女儿。

王颀

学校工委

王颀老师,为我区双教工家庭。其爱人为我区体育教师,2017年11月22日爱人在工作期间突发主动脉夹层血管瘤住院抢救,手术费20万,经医保报销后自付近10万元。术后不能从事剧烈运动,需在家调养至少半年时间,期间单位只提供基本工资。双方父母尚需两位的照顾,其爱人父母因没有经济来源, 还需要每月给两位老人提供生活费,此外还要抚养11岁的孩子。爱人生病后,缺少一人的经济来源,让这个家庭经济负担非常重。有着实际困难。

薄淑红

学校工委

爱人于2016年患喷门癌,经手术、化疗、放疗等一系列治疗后,目前在家休养。

孙玉红

学校工委

女儿李欣然系吉林大学管理学院本科生,不幸突患高危型的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伴费城染色体等三个基因变异),病情非常危急,化疗等住院十多次,并做了骨髓移植治疗,已花费了一百多万元。现在每天仍必须服用昂贵的基因靶向药施达赛(达沙替尼),光此自费药每月的费用是2万8千5佰元,再加上其它的治疗和检查费用,家庭经济十分困难。

王爱华

体育局

其配偶身患1、丘脑恶性胶质瘤化疗8疗程后  2、脑室-腹腔分流术后  3、IgA肾病等多种疾病,导致家庭经济生活困难。 

张永禄

体育局

该职工长期患有高血压、糖尿病及并发综合症等慢性疾病。血压与血糖不能长期稳定的控制,对身体和视力有严重的影响,伴有严重的咳喘、行动困难与突发性晕厥。2017年经过两次眼科手术,效果不理想。因就医用药等情况产生较大费用,导致家庭困难。

白鸽

体育局

 父亲脑出血医疗自费部分10万以上,护工费用5万以上,目前偏瘫,生活无法自理。母亲乳腺癌,子宫切除,脑血管瘤等多项疾病,自费部分15万以上,父母长期服用降压药,抗凝药等。妻子股骨头坏死手术一直未做,材料费治疗费等预计也要15万至20万/每次。

洪  燕

体育局

爱人患肺癌晚期,需长期用药,孩子还在上大专,丈夫因患病,没有固定收入,每月自付药费近万元,家庭生活比较困难。

王晶

体育局

父(心衰4级)常年吃药,每月高额医药费且无法从事稍重家务;母(精神残疾)需要陪护;岳父(甲状腺癌)医药费高,每年超出医保报销限额;岳母(肺栓塞)无法从事稍重家务 ,王晶同志家庭负担繁重。

王艳荣

永外

患有乳腺癌化疗及治疗花费巨大

王雨丰

永外

脑出血两次住院,无房,生活困难

马金石

永外

多年下岗,现任联防员工资低,妻外地嫁京,身体欠佳,无工作,之子现上学,家庭困难。

郑淑珍

永外

无工作无经济来源,年老多病,女儿下岗,外孙小,家庭困难。

符兆祥

永外

患白内障和右脚外翻两项手术费用四万多元,现又患脑梗需要治疗,爱人吴启福残疾病退,夫妻退休工资收入低,经济负担重。

关杰

永外

2014年患颅咽管瘤、糖尿病、腰椎、颈椎膨出,生活不能自理,每月药费开销大,生活困难。

赵承栋

永外

智力重残,妻子外地户籍在京无固定工作,收入不稳定并患有甲状腺恶性肿瘤,定期放疗,其母高度近视,孩子上小学,家庭生活极度困难。

王秀荣

永外

突发主动脉夹层撕裂在安贞医院抢救,后因肺部感染住进协和医院,后又辗转多家医院康复,现已个人支付110万元,后续康复每月需要5万元,极度困难。

孙桂琴

永外

患子宫内膜癌晚期,术后化疗及药物治疗花费巨大,生活困难。

隋建国

永外

患食道癌晚期,术后药物治疗,爱人黄俊芬精神病患者,常年服药,医疗费用巨大,家庭困难。

贾月军

永外

2006年患尿毒症长期透析服药,两天透析一次,买断工龄自己支付医药费,妻子郭金英患糖尿病,两人每月医药费近3万元。

张淑清

永外

身患癌症,癌细胞扩散至身体多器官衰竭,今年入院7次医药费支出巨大,造成家庭经济压力大。

李春明

永外

独居,身患尿毒症透析二十多年,退养工资1900元不能支付大部分医疗费用。

张梦花

永外

独居,丧偶、无业,生活困难。

李秀华

永外

独居,丧偶、无业,生活较困难

李满忠

永外

尿毒症透析至今,下肢动脉硬化,腿部支架,去年突发脑梗,左半身瘫痪,生活无法自理。

杨雨清

永外

无收入,患有心脏病高血压等老年病,其子无收入,家庭困难。

张佩华

永外

癌症,多年前手术治疗后复发,现多次化疗,生活困难。

杨鸿

永外

残疾,吃低保,孩子上学,爱人农转非无工作,家庭困难。

刘秀华

永外

患高血压、糖尿病、血栓等多种疾病,糖尿病病发症导致截肢,长期服药,生活不能自理,儿子辞职照顾,家庭困难。

李荣

永外

2016年诊断出患有乳腺癌,化疗及治疗花费巨大,生活困难。

周春生

永外

周春生因患大病需要长期治疗,家庭生活极为困难。

高更田

东四街道

肢体四级残疾,2017年11月12日凌晨,七条82号院北屋刘佳失火,殃及隔壁高家,造成高家房屋及财务损失。

陈坤霞

东四街道

本人身体多种疾病,生活不能完全自理,家中雇保姆,支出在4000元,每月药费支出繁重,老伴去年逝世,家中还有一名女儿46岁无工作没有经济来源,患有精神疾病,多次住院在安贞医院,自费4
万余元,生活状况相当困难。

赵晓梅

东四街道

2017年9月因患髋关节骨性关节炎手术置换,花费较大,造成家庭经济困难。

谢乃华

东四街道

谢乃华患右叶额脑瘤做开颅手术1次,又罹患淋巴癌,生活不能自理。其夫东尧患糖尿病需长期服药,身体也不好。其子东光辉,患脑垂体脑瘤,先后做过开颅手术3次,造成压迫视神经导致单目失明,半身不遂,没有劳动能力自理能力,且无收入。

仇福和

东四街道

爱人因宫颈癌2016年7月去世,自费20万元,本人2017年查出胃癌,现做化疗,一年自费10万,其退休金每月4000元

许树平

东四街道

本人无收入,靠爱人退休金每月3000多元生活,爱人体弱多病,本人患乳腺癌2年,生活困难

柳桂元

东四街道

糖尿病,并有严重病发症。今年做了2次手术,一次是骨搬运血管再造手术,另一个是右脚趾切除,自费花了8万多,生活困难。

李淑敏

东四街道

夫妻二人瘫痪多年,平常看病支出很大,生活困难。

曹云弟

东四街道

双目失明已有5年、2016年又得了喉癌,一年多来经常住院,身体每况愈下。

常学义

东四街道

夫妻二人收入1200元,无养老金,本人体弱多病,生活困难

尚慧梅

东四街道

离异,与女儿共同生活,女儿也身体不好无法上班。本人患有严重心脏病、高血压等多种疾病。生活来源仅为尚慧梅退休金。

刘春岚

东直门

肺癌,长期服药,卧床不能自理

刘家宁

东直门

先天性颅咽瘤,医疗负担重,家庭困难

双来喜

东直门

肝硬化,糖尿病,尿毒症,家庭困难

赵春华

东直门

尿毒症,医疗负担重,家庭困难

齐金素

东直门

癌症,无子女,医疗负担重,家庭困难

李长琦

东直门

白血病,医疗负担重,家庭困难

张楠

东直门

03年感染非典,无力生活、工作

于洪

东直门

03年感染非典,无力生活、工作

邱明英

东直门

03年感染非典,无力生活、工作

邱明月

东直门

03年感染非典,无力生活、工作

张杰

东城区卫生计生工委

张杰于2017年09月29日查出胃癌晚期,现已病休正在化疗期间.

阮海涛

东城区卫生计生工委

阮海涛自2003年9月至今患
精神病长期病休,享受最低工资标准。

刘立

东城区卫生计生工委

刘立自1999年至今患精神病长期病休,享受最低工资标准

满秋颖

东城区卫生计生工委

满秋颖自1998年至今患精神病长期病休,享受最低工资标准。

陈丽珠

东城区卫生计生工委

职工及家人患病

马英

东城区卫生计生工委

职工患病

王莉

东城区卫生计生工委

职工患恶性肿瘤

章范满

东城区卫生计生工委

职工患病

张欣

东城区卫生计生工委

患红斑狼疮和肺动脉高压需要长期服药

郭丽

东城区卫生计生工委

患乳腺癌手术治疗、化疗

王平

东城区卫生计生工委

患乳腺癌定期复查、治疗

王倩倩

东城区卫生计生工委

患乳腺癌定期复查、治疗

朱荣平

东城区卫生计生工委

脑血栓

蔡爽

东城区卫生计生工委

乳腺癌

陈正

东城区卫生计生工委

本人患有慢性肾功能衰竭,需要长期接受透析治疗,每月自费将近两千元,压力较大,希望组织给与一定帮助

黄艳